北京工商局平谷分局认为,当事人的上述行为构成发布虚假广告的行为。依据相关规定,责令当事人立即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行政处罚1200元。当事人在规定期限(3个工作日)内,未提出陈述、申辩,也未作任何其他表示,放弃了陈述、申辩的权利。

  经济导报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北京冀药师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5日,注册资本为50万元。该公司共有3位股东,分别是冀连梅、冀连福、林卫强。其中冀连梅以“知识产权-技术专用”认缴出资40万元;冀连福以“土地使用权”认缴出资5万元;林卫强以“货币”方式认缴出资5万元。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健康管理;健康咨询;经济贸易咨询;会议服务。”

  “冀连梅药师”微信公众号显示,冀连梅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硕士,曾任民营医院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剂师、药房主任。2018年3月,45岁的冀连梅从北京和睦家医院辞职创业。

  冀连梅不仅通过公司开设了微信公众号,还在新浪等网站开通了微博、博客,并积累了大量的粉丝。截至4月26日,其新浪微博的粉丝已经到达135万人。

  北京一家专门从事网络推广的公关经理表示,能快速吸引到百万级的粉丝,冀连梅在网上传播中使用了两宝:一是紧紧抓住社会公众对“用药安全”担忧以及知识不对称的主线;二是使用一些带有夸张性质以及“极限”性质的标题,质疑一些大家常用的药品。例如,“18-50岁女性,请和孩子远离这个被滥用的神药”,“远离利巴韦林,给宝宝最好的保护”等。另外,“中国第一药师”等口号也有助于其吸粉。

  百万粉丝给冀连梅带来巨大商机,微信公众号“冀连梅药师”下设“问药师”收费栏目,已经加盟“问药师”的医生、药剂师已经将近200人。其中冀连梅本人的咨询收费标准为“每次200元或者300元/30分钟”。

  至于“问药师”怎么向加盟医生收取费用,现在还不得而知。按200个医生每人一天咨询费200元测算,“问药师”一天的收入就可以达到4万元,一年可收入1460万元。如果冀连梅的公司按50%向加盟医生收取平台费用,其公司一年的收入也可以达到700多万元。

  冀连梅网文为自己带来越来越多的粉丝,网络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但其网上“揭黑”的方式也引起了相关行业的严重不满。

  一位不愿具名的某药厂王姓负责人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由于绝大多数公众对药品安全性、有效性、副作用等方面的知识知之甚少,冀连梅的网文相当于给公众开了一扇窗户,大家争相加粉丝观看,都想看看自己吃的药究竟有没有问题。但大家看到的,仅仅是被冀连梅有选择的、放大过的,甚至是凭空猜想并无根据的负面信息。药品本来就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对症不对症,任何药品都有副作用,但这些网红医生在网上只谈副作用,具体到某个药品,往往会给相关药企带来非常严重的损失。她一个人花几天时间写篇文章,就能否决一个行业、一个药品几十年的研发,这不正常。”

  他认为,作为专业人士,对于专业性非常强的医药行业,如果有研究成果或者其他看法,应该有理有据地整理成文章,在国内外专业出版物发表,而不应该放到网上炒作,哗众取宠,引发公众恐慌。

  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备受社会关注,很容易引发舆论的旋风式关注。去年12月,“丁香医生”公号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上市公司莎普爱思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同比2016年减少4.07%。

  在遭到网红质疑后,企业应该如何应对?网红又应该如何自律,才不会引火烧身呢?

  对此,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4月28日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面对相对较为专业人士的网络质疑,相关企业首先要做到避免对其的进一步的负面评论信息,否则会让危机更加趋于扩大,以至事态愈演愈烈。其次是提供解决问题的渠道,例如积极主动与这些专业人士进行沟通,甚至是面对面的沟通,以消除误会,打消质疑,说不定问题还会转危为安。

  网红医生等应该从两个方面规避相关风险:一是一定要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去质疑,里面千万不能有别的或者间接的商业目的,否则很容易被抓住把柄。二是质疑一定要有理有据,最好有权威的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质疑是正确的,不能只有一家之言。“实际上,我认为,对医疗药品等非常专业的问题,放在网上热炒并不合适,很容易误导不明真相的网民。他们可能只看到了一部分的观点,而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