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国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截至目前,已经有21家虚拟运营商企业获得正式商用牌照。正式商用后,工信部已向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开放移动转售业务申请,有意愿申请并符合各项资质的企业在审核通过后将直接获得正式商用牌照。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状是,有诸多企业乐于外界将自身定位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2013年,随着国内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开展,诸如“京东通信”、“分享通信”、“长城移动”等一众虚拟运营商便是其中典型代表。不过,随着广电国网在2016年5月获得工信部颁发的基础电信业务许可证,一时间“中国第四大运营商”的“真命天子”再无疑问,那便是广电国网。

  提到广电国网,大家都知道其是国内有线电视领域的“国家队”,鲜有人知道的是其已经获得多张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广电国网已经先后获得工部颁发的国内多方通信服务业务、国内因特网虚拟专网业务、因特网接入服务业务、因特网数据中心业务、网络托管业务、呼叫中心业务、信息服务业务等牌照,再加上上文提到的可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和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的基础电信业务牌照,虽无法在通信领域“匹敌”三大基础运营商,但是定位自己为“第四大”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和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的基础电信业务牌照通俗来讲便是固网牌照,可以经营宽带业务。换句话说,之前广电国网在通信领域多数在面向企业用户的业务,获得固网牌照后,终于可以像三大基础运营商那样在通信领域开展一些面向个人用户的业务了。只不过,略有可惜的是,三大基础运营商在“固移并用”,而广电国网只是“单条腿”开展业务,奈何只有固网,没有移动业务。

  就在广电系企业一筹莫展之时,工信部一纸令文宣告国企、民企、外企均可申请移动转售业务,至此广电系如梦初醒:虽然不能直接获得可开展移动业务的基础电信业务,但是与运营商联手获得可开展移动业务的增值电信业务也是不错选择。于是乎,一众广电系企业纷纷涌向基础运营商相关转售部门,积极开展洽谈了合作初衷。

  尽管广电国网被称为有线“国家队”,但是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一些地区有线网络运营商是“地方盘踞”,关系“错综复杂”。尽管为了整合国内地方有线网络做出过一些努力,但目前格局是一些地方广电系企业要么成立了独立公司,要么已经宣告上市,甚至有的地方广电系企业市值已经远超广电国网45亿元的注册资本,所以说,目前的全国广电系格局依旧呈现“地方割据”现象,短时间难以出现全国性整合。

  这样一来,国内诸多广电系地方企业便可以独立个体来申请移动转售业务牌照。笔者从业内人士获悉,尽管当下只有几家广电系企业积极接洽运营商,来谈判是否能够开展合作,但是一旦有几家广电系企业拿下移动转售业务牌照,会不会彻底点燃其他广电系企业申请牌照的热情?目前来看,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首先,尽管广电系企业可以通过移动转售牌照获得“移动”能力,能够完成“固移融合”。但是,目前中国移动强推的一些“固移”政策不仅让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都倒吸一口凉气,更何况毫无根基的“广电系”企业?例如,部分地方推出的宽带免费政策。

  其次,尽管当下产业主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5G、人工智能等技术,更是围绕数字家庭展开了一系列积极尝试,但是只有内容丰富的有线电视资源,而无忠实通信用户的广电系企业,会不会被基础运营商推出的“IPTV”业务抢去风头?毕竟这几年,运营商与广电系你来我往,对各自“挖墙脚”深有体会。

  并且,现有国内电信资费已经是一降再降,如果说三家基础运营商可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但广电系会不会忍心“割肉”来补贴电信业务呢?毕竟,前者几无成本,而后者补贴完以后,每份电信收入还要再给基础运营商分钱,收入前景堪忧。

  尽管广电系企业入围国内移动转售业务,对基础运营商毫无压力,但是如果比较对象换做当下42家虚拟运营商之一,结果会如何呢?

  众所周知,目前我国42家虚拟运营商当中,蜗牛移动、远特通信、迪信通通信三家企业用户数均超过了1000万,在全球也早已位列前十大MVNO之列。除此之外,包括中兴视通、海航通信、话机世界、爱施德等十几家企业也是用户数破百万,可以说国内现有移动转售格局初定。

  如果说广电系企业入围主打“内容+宽带+移动”的组合拳,会不会在国内另辟一条虚拟运营商发展成功之路呢?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现有42家虚拟运营商中窥得一二。目前,包括长城移动、苏宁互联、红豆电信、蜗牛移动等十余家虚拟运营商凭借“宽带接入网”业务实现了“固移融合”的业务。这其中,又以长城移动最为得心应手。

  作为宽带市场的老牌民营企业,长城宽带业界耳熟能详。其自从开展移动转售业务以来,推出了“长城移动”品牌并大力开展“固移融合”业务,客观而言还是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效的。但是长城移动相比广电系又缺少了“内容”这一王牌,所以说,能否引起虚商圈“地震”,还是要看广电系如何盘活“内容”,如何开展差异化运营。

  不过,广电系企业入围虽然看似“可怕”,但是目前42家虚拟运营商当中也隐藏着一些实力雄厚的“纸老虎”。这类企业拿到移动转售业务牌照后,无论是驻足观望还是毫无作为,更或者美其名曰“以逸待劳”,都共同昭示着一个问题:即便拿到牌照,如果没有行之有效的经营策略,牌照仍等同于一纸空文。

  所以说,广电系企业入围前还是应先考虑清楚,究竟为何申请移动转售牌照?能为自身企业带来哪些价值?能为用户带来哪些价值?能否使转售业务长久生存下去?到底转售业务是“鸡肋”还是“熊掌”?这些都是留给意欲分羹转售市场的广电系企业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日前,作家王小山一篇怀疑被互联网订票网站“大数据杀熟”的 微博 引起热议。尽管网站及时出面澄清,不少网友依旧对价格波动较大的机票表示不满:机票价格变化如此之快,真

  云计算给我国工业与信息业带来了新一轮创新和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目前,在许多领域的实践都取得了成效,展望未来,将在更广泛的领域得以应用。

  11月9日消息,健康报移动健康研究院,以下简称“移动健康研究院”,健康报旗下以互联网健康、移动互联网健康服务为主要着力点的研究型组织,现任执行院长为健康报社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