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轻竞技游戏领域探路的《球球大作战》(以下简称为《球球》)一直在突破人们对于一款休闲游戏的想象力。

  比如,在上线年时,《球球》官方公布全球用户总数突破1亿;上线尚不到两年时,官方公布全球用户总数突破2.5亿、DAU突破2500万。

  可以说,以io玩法为核心的《球球》打下了极好的开局。在当时,巨人网络副总裁吴萌对龙虎豹谈起下一阶段预期时自信地谈到“2.5亿绝对不是《球球》的上限。”

  的确,又一年之后,在今年2月举办的《球球》电竞全球总决赛(BGF)上,巨人网络公布全球范围内累计注册用户突破4亿。

  要怎样理解这个数字?要知道,在上个月《绝地求生》官推才公布,PC、Xbox与手游的销售量共同加起来,全平台用户刚刚超过4亿。

  虽然每年有超过1亿的新增用户,《球球大作战》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同时也曾被外界一些声音质疑过。比如,当《球球大作战》推出了完整的商业化运作与充值系统时,有人认为其脱离的“初心”;当其生命周期步入中期时,亦有人唱衰这款游戏。

  随着成绩的坚挺与电竞赛事的逐步下沉,事实上这种唱衰已逐渐不攻自破。而这一次,龙虎豹就借暑期即将到来之际,再度尝试去总结《球球大作战》4亿注册用户成绩背后的方法与逻辑。同时,也去探寻在此之后的生命周期,这款游戏可能还要再做些什么。

  作为一款io游戏,诸如“为何是球球大作战火了?”等问题,结合当时的市场需求与环境,已经有很多业内人士进行过分析,这里不再赘述。但重要的是,作为一款休闲游戏,在生命初期取得稳步上升的新增与活跃后,《球球》怎样去抵御几乎所有游戏都会遇到的:峰值之后,便是下滑。

  在2015年,球球大作战上线初期,这款游戏环境非常简洁。它带有了所有典型io游戏具有的特点,比如,游戏准入玩法简单,精通则难、即开即玩、可高度利用用户碎片化时间等等。而通过“分裂”“组合”的操作模式,更衍生出“合作扎刺”“中吐合球”等众多技能,游戏玩法也更加强调了组团、策略、技术作战的重要性。

  而说起用意,正如《球球》制作人吴萌曾经谈到的,将产品与移动电竞挂钩,需要游戏本身加强社交生态的建设。

  换句话说,通过强调合作、竞技技术的游戏玩法,《球球》的玩法更有了竞技性,这便有了举办电竞赛事的资本。同时,这种强调团队作战方案与操作的方式也更为加强玩家相互之间的互动,增强游戏粘性。

  而从2016年到2018年,随着《球球》电竞赛事的逐步成熟,也愈发产生了愈发垂直、不同类别的竞技用户。因此,为了抓住这群年龄不大的核心用户,也为了突破io游戏本身玩法简单的桎梏,按照七麦数据游戏更新显示,《球球》每个月一小更新,每个季度进行大版本迭代,丰富了更多“io+n”的玩法模式。

  目前,除了经典模式外,游戏中有“大逃杀”“猎魔”“迷雾危机”“生存”等模式,让喜爱小团队合作、单人游戏、单机游戏的不同玩家在游戏中都能“站位”,找到自己喜爱的游戏方式。

  2018年2月官方数据显示,有72.62%的玩家专注于排位赛,更有43.14%的用户频繁选择团战、双人大逃杀等组队玩法。这说明在排位赛背后,依托于游戏内容有大量的潜在玩家为《球球》的电竞赛事输送人才血液。

  另一方面,从游戏玩法上构建社交系统,玩家们确实为“大逃杀”等这些注重团战、合作的创新游戏模式“买单”。 因此在上个月,《球球》再度更新“暑期大作战”限时十大玩法。虽然本次更新没有曝光全部玩法内容,但从现有信息来看,游戏将开启50人与50人的团战模式,在小团队社交后,将继续加深玩家之间多样性的交互能力。

  如果说,《球球》的初期成功有一半来自于产品本身,那么另一半成功的军功章则来自于球球逐步孵化与下沉的电竞。毕竟,在《球球》之前,轻竞技电竞手游是并没有被业界广泛提及与搬到台前的。

  在伽马数据近日发布的《2018年电竞产业报告(赛事篇)》中,通过游戏与赛事表现、影响力、潜力四个方面对比分析,将《球球》与《英雄联盟》《DOTA2 》等重度竞技类游戏一同纳入了电竞游戏TOP10之列。

  据悉,《球球》首先针对高端职业选手,以BPL职业联赛、塔坦杯精英挑战赛、全球总决赛为核心,建立了配套赛事体系,并逐步融入了粉丝运营、职业联盟,甚至是粉丝俱乐部,形成类似深度竞技游戏的成熟电竞运作模式。

  同时,面对4亿用户,《球球》的电竞赛事也在逐步下沉,尝试不断让大众用户真正参与到电竞赛事之中。比如,《球球》与虎牙、触手等各大平台合作,举办线上公开赛。与此同时,更通过与阿里体育、盛天网络等等企业合作,逐步在线多个城市铺设校园挑战赛,在18个城市构建BUC城市挑战赛,构造“金字塔”型大众赛事体系。

  而除了大型赛事外,甚至在《球球》本身游戏中也加入了有奖励的小型赛事。玩家可以通过参加每日12点、19点、20点三个时段的“星际大奖赛”分割每个时段赛事奖金。这样一来,在游戏中便引导玩家以选手的身份参与到电竞赛事之中。

  更值得一提的是,《球球》的职业联赛采用了一套体育化的赛事积分体系,参加赛事的选手们可以通过各个城市赛、线上公开赛、以及官方授权的第三方赛事获取赛事积分,通过赛事积分的积累,向更高级别的赛事晋级。

  据伽马数据报告显示不难发现,《球球》通过赛事积分选拔选手,能够保证职业联赛长期有“新鲜血液”的注入,避免产生部分战队队员垄断赛事的情况。同时,也保证了参赛人员的整体实力,确保呈现给观众精彩的职业赛事,保持观众和选手对比赛的关注和热情。而观众和选手们的热情又会保障赛事持续健康发展,形成赛事发展的良性循环。

  根据《球球》官方数据显示,游戏中玩家的女性与男性性别比例为4:6。同时,18-24用户占40.08%,低于18岁的用户更占60%。

  而如果说《球球》的电竞赛事在逐步下沉,同样,其运营思路也可以说在年轻化、潮流化中逐步沉淀,希望捕捉到符合主流90后、00后,以及女性用户的喜好特点,试图往游戏IP打造上发展。

  在2016年,《球球》启动了“超级IP”项目,尝试将其打造成线上包括游戏、电竞、影视娱乐产品,线下包括异界合作、实体店、形象授权以及覆盖漫画、动画等同人创作的IP品牌。

  实际上,要打造一款超级IP品牌并非易事。因此纵观《球球》3年间的发展也并非坦途。但正因如此,团队逐步摆脱了急于求成的步调,而更多的是量力而行。

  在《球球》总用户数刚刚破亿的阶段,巨人首先推出了“波拉哩之冠礼盒”专属礼盒周边。通过与NBA、WNBA、NBA发展联盟官方帽子品牌New Era合作,打造与其他游戏非常区隔、带有时尚属性的游戏周边。

  但那时的销量并不乐观。的确,这样的合作不仅要准确定位现有游戏用户审美,更是主流社会对《球球》的接受程度的考验。

  而在《球球大作战》DAU接近千万、总用户数已经突破3亿之后,2017年《球球大作战》再度与潮牌NPC合作,推出了限量联名T恤,在当时吸引众多年轻人排队购买。而NPC品牌创建人之一的主持人李晨也担当起了《球球》的品牌顾问。

  此外,《球球》与运动品牌三叶草合作的限量定制手表礼盒,在出售当天几秒就被抢光,转售价格从官方888元升至3千多元。这说明,《球球》不断在打造潮流标签时慢慢摸索到了规律。

  如今,当《球球》的总用户数已达4亿时,《球球》官方宣布采用明星代言人联动的方式,与周冬雨、孙艺洲等明星合作,并在《球球》城市赛在杭州举办的同期,通过占地960平米的海报,进行了明星营销。

  同时,在游戏中《球球》也运用了“4亿年轻人都爱玩,周冬雨暑期陪你大冒险”的标语。游戏中,周冬雨每周会发布不同专属冒险任务。而在本次周冬雨明星联动开启后,据七麦数据显示,《球球》在app store的下载量明显上升

  据悉,周冬雨曾出演《后来的我们》《同桌的你》等多个青春爱情电影。明星孙艺洲曾出演《爱情公寓》系列电视剧。而这些明星的年轻形象正与《球球》本身主体玩家90后、00后喜好大多吻合。通过游戏内外与周冬雨、孙艺洲等年轻明星合作的方式,可以看出,《球球》在走一条希望符合年轻人潮流,并将本身的主流文化渗透到年轻人的观念之中的道路。

  在今年的除夕当天,《球球》的新年广告在央视春晚黄金时间上映。同时,这部广告还出现在了浙江、湖南等一线地方电视台。此外,球球更在2017年起便于统一冰红茶合作,将球球形象印在了10亿瓶统一冰红茶瓶身之上。通过主流社会的广告传播以及经典快消品牌合作,来逐步渗透到社会主流的新生代游戏用户当中。

  事实上,无论“io品类是风口”这则命题是线年下半年大厂加入的混战后,再加上高度竞争与其他品类挤压,如今能够存活下来的io游戏,一双手还能数的出来。作为破局者,《球球》在轻竞技游戏领域的稳扎稳打之路值得借鉴与学习。

  比如,在游戏中,虽然增添了各式各样的皮肤与孢子形象,也增添了让玩家展示的个人show平台,但单单凭借球球的皮肤、孢子、印痕是否能够一直贴合年轻化的用户审美?

  再比如,如今除了90后外,越来越多00后、甚至10后的用户登上舞台,《球球》怎样俘获这群更加年轻的群体?

  此前,《球球》在玩法融合与创新、营销方式以及轻竞技电竞领域经历的是前无古人的探索。而今后他面对的,依旧是轻竞技游戏电竞、休闲游戏领域,更长、更远的探索之路。